口述实录:我在三口之家过着独身生活

作者:beplay官网   来源:http://www.bj-huaya.com    栏目: beplay体育首页    日期:2019-07-17

  我似乎注定是个婚姻不幸的女人。26岁,我嫁给了前夫楠,他比我小半岁。结婚刚满1年,我们的儿子就出生了。楠属于当时先富起来的一小批人,他没能逃脱“钱色”的怪圈。1989年,为儿子办完3周岁生日酒,我们离婚了。楠留给我一小笔钱,带着儿子走了。那年,我不到30岁。

  那以后的很多年里,我一个人独自生活。没有家务的拖累,我比同龄人显得年轻。但“逍遥自在”的背后,是难言的孤寂与父母的唠叨。我的同事们,每年都把我的婚姻列入“议事日程”,她们为我安排过无数次相亲计划,但每次我都“逃脱”了;她们甚至自作主张拿着我的报名照,同时在几家婚介公司将我“挂牌”。

  我和杰不常见面,但他每天中午都打电话到我公司,关心我是否准时吃了午饭。偶尔,我们会相约在下班后一起看场电影,或者一起吃顿简单的晚餐。这种来自异性的关心,对我,实在是久违了———说实话,我心动了。

  只是有一点,我渐渐发现,路路很“黏”爸爸。自从那次见面以后,我们每次看电影、吃饭,她都必定跟着;而每次,她都“爸爸、爸爸”叫个不停,要不就索性一把搂住杰不放。我和杰,反倒很少有单独说话的机会。

  我偷偷把这些情况告诉我的同事,她们听了连声说好:“你怎么不开窍?你们又不是20出头的小青年,要啥单独交流!有这样的女儿,你这个后妈,一定很成功!”说得也对,于是我迷迷糊糊地沉浸在了“天伦之乐”中。

  按事先商量好的计划,婚后,我们就将我原来住的房子卖了(那是楠留给我的房子)。拿到售房款那天,杰主动提出:“你的钱自己存好,当作将来送给你儿子的一份礼物好了。”听了这话,我特别感动,更下定决心要照顾好路路———38岁,我要开始新生活。

  那天中午,我借口不舒服,没跟他们一起出去吃午饭。一人独处,我反复对自己说:我虽然有个儿子,但没有一同生活过,所以我恐怕很难弄懂女儿对相依为命的爸爸的感情,没法真正理解她的发嗲……也许这一切,是很正常的。

  那以后,几乎每个周末,路路都搬着自己的枕头,跑到大房间睡觉。对此,我也算习以为常了。可有件事,让我至今无法理解:几乎每次洗澡,路路总会有意无意忘了拿睡衣或者毛巾,而每次,她都要杰帮她拿进去;要是我抢着送进去,路路就会嘟起嘴,然后,“乒”一声关上浴室门。而且,她的内衣裤,路路一定要爸爸洗,从不肯让我碰一下。

  杰是个正派男人,绝不会有什么荒唐的想法———这点我很坚信。可他们之间的亲昵,在我眼里,简直是一种“变态”。我和杰不再有肌肤之亲。他只在每天中午,例行公事地往我公司打个电话———这竟是我们唯一的交流。

  终于,我忍无可忍。我第一次把压在心底的话告诉了杰,我建议带路路去看心理医生。杰断然否决,连声说我荒唐。他说的理由,让我无言以对:“路路从小就没有妈妈,所以连女孩子最私密的问题,她也只能求助我这个爸爸。”

  (阿萍说,这半年来,她变得有了一点心机,“路路填志愿的时候,我好几次在吃晚饭时旁敲侧击,介绍寄宿制高中的种种好处。我觉得,她暂时离开,将是挽救我们婚姻的唯一办法。”但,路路只是考上了离家很近的一所普通高中。)

  好景不长———第三天,临下班前,杰突然打来电话,说晚上要去看路路,可能晚点回家。我等到10点,他还没有回家,我忍不住打他手机,接电话的是路路。她很“客气”地说:“阿姨,今天爸爸陪我。”然后就挂断了。那天以后,整个暑假,杰索性搬到了路路的爷爷家……

  (最后,阿萍告诉记者,离婚恐怕很难:“杰坚决不同意离婚,这样的话,我必须向法院起诉。可我能以什么理由起诉呢?别人说家丑不可外扬,像这样的‘家丑’,讲出去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。”万般无奈之下,阿萍想到了“口述实录”:“我不为别的,只希望有人能帮我出出主意……”)

上一篇:40岁独身女人该怎样生活快乐       下一篇:都是异乡人?一起开启追梦之旅!